浅夏糯米子

信白是朱砂痣!君明是白月光!
重度洁癖 不吃安利∠( ᐛ 」∠)_

俩小孩精神真好 天天大战

官方发糖四舍五入就是领证了

一个置顶

你好 这里唐梓诺 喜欢别人叫我糯米

咸鱼产粮 目前只产出信白&君明

有严重的cp洁癖 不吃安利谢谢了

因为最近三次非常非常的忙 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 敲碗等粮的小可爱可以收拾收拾取关了∠( ᐛ 」∠)_


最后

企鹅号1112314

我超可爱扩我_(´ཀ`」 ∠)_

给大家表演一个现场去世

今天打得太漂亮了!RNG冲鸭!!!

【信白】韩信饲养说明

#信白##全皮肤预警#

#私设如山 敏感者慎#

 

韩信饲养说明书

欢迎购买王者荣耀系列产品之 韩信

请在使用之前仔细阅读本说明书

【名称】韩信

【规格】180mm

【配件】

长枪x1

护发套装x1

衣服x5

李白写真集x1

 

模式说明兼相关注意事项

1.    『国士无双』

启动后的默认模式,外观为嚣张的红马尾。

如果您怕产品孤单,可购买『张良』和『刘邦』同系列产品一同饲养,增加好感度的同时可以延长产品保质期。

日常喜欢去王者峡谷打野,自带『打野』功能,长期使用该功能可大概率在敌方野区捕捉『李白』同系列产品。

如果您家产品长期未回家,并在峡谷寻找他时发现草丛有骚动,建议您不要靠近。

如果看见『韩信』和『李白』枪剑相向,两人大打出手,请不要惊慌,这只是两人之间的友好交流。

如果您看见『韩信』拖回一只蓝色的大鱼回家,请及时归还给隔壁家的『庄周』,并暴打一顿[划掉],虽然起不到什么明显的效果。

2.    『教廷特使』

相比其他最为安静的一款模式。

极度讨厌大蒜,请不要试图投喂,否则会危及您的人身安全。

对血较为敏感,如若您不小心割破了手指,或其他类似的流血现象,会让他感到难过。好感度达到一定值,『韩信』会为您包扎伤口。

与『天堂福音』和『圣殿之光』一同饲养有利于产品语音系统的运行,务必远离『德古拉伯爵』,以免产品暴走。

如果隔壁『范海辛』邀请他喝酒,请不要拒绝,虽然表面看不出来,但是『韩信』的心情值已处于巅峰状态,您答应的话可以刷新产品好感度上限。

3.    『街头霸王』

外观看起来像个混混[其实就是个混混x]

请不要试图触碰产品头顶的虎耳,您这是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。

他抽烟喝酒打架,但他是个好男孩[划掉]。

身为百兽之王非常的骄傲,请不要抱有让他听话的想法,在他看来,应该是您臣服于他。

如果产品一度反叛暴躁,您可以寻求隔壁家『凤求凰』的帮助。他的存在有利于产品保持心绪稳定。

如果您同时饲养了『凤求凰』,建议您仔细阅读相应说明书,这位主也非常不好伺候。

请勿让产品看见『凤求凰』与『凤凰于飞』同屏出现,就算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,产品也会陷入无限的纠结之中,小概率启动『自闭』模式。

4.    『白龙吟』

银铠披身,长枪在手,隶属于骁勇善战的白龙一族。

性情较为冷漠,不喜与外人沟通,建议您购买『千年之狐』同系列产品一起饲养,避免产品离家出走。

由于过去的经历,『龙信』与『狐白』待在一起时,会有极强的保护欲。如果您有类似于想要触碰『狐白』的举动,百分百会触发『龙信』的『护食』模式。

『龙信』和『狐白』会有许多亲密的举动,如亲亲抱抱举高高,这些都是基本操作,请您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去打扰。

夜晚建议您准备格外的小间供两人休息,以免影响您的睡眠质量。

如果您看见一条龙和一只狐出现在家里,不必惊慌,这是两人的原型。

如果您看见狐狸趴在白龙身上,冲着白龙的脸又舔又咬,不必担心您的白龙是否会毁容。

『龙信』和『狐白』相处时会开启『无视周围一切』的模式,无法强制关闭,如若您感到孤单寂寞冷,建议您裹紧自己的小被子。

5.    『逐梦之影』

来无影去无踪的小特工。

性格开朗,十分自信,有点话痨,很乐意与您交流,只要您不怕被他的骚话烦死。

如果您担心小特工走了就不回来了,建议您购买『敏锐之力』同系列产品,小特工会自觉回家,但是不排除触发小特工带着小短裤开启『私奔』模式的可能。

闲暇时,小特工喜欢和小短裤一起打游戏。如果您看到两人为了谁打野而大打出手,并赌气带着双惩戒开启游戏,建议您直接向天美举报。

如果『敏锐之力』在家里堆满了快乐肥宅水,建议您交给小特工处理,他会好好♂教育小短裤的。

如果到了很特别的节日要给小短裤送礼物,请阻止小特工糟蹋您院子里的花,并告诉他送四叶草比较实在。

如果您发现了小特工想带人私奔的意向,不建议您阻止,就算您抓他回来了,身为特工,有一百种出逃的方式。

 

本产品一经出售不予退换,如有疑问可拨打天美客服,会有专人为您解答,更多资讯请登录王者荣耀官方网站,谢谢您的惠顾。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很久很久没有更文了 其实自己备忘录里码了很多个片段 但就是写不下去 先放一个最近很火的饲养指南上来充个数吧

佛系产粮 不建议各位小可爱关注我的 相比关注我更喜欢小心心和评论呀(o゚▽゚)o  

最近沉迷LPL 在脱坑的边缘反复试探 以后更文看缘分 告辞

最近心形图很火嘛就拼了一个
给最甜的上辅♡
希望他们一直好好的 RNG冲鸭!!!
有的图两人实在没办法同框就拆了做的对称
俏咪咪问一句 就没有太太建个群方便各位君明女孩友好交流吗_(´ཀ`」 ∠)_

有个小可爱建好啦!

企鹅群号535874183

君明女孩的扣糖
看森森明的手手_(´ཀ`」 ∠)_

[比赛赢得漂亮 问题他们肯定会自己找的啦 我们吹爆就好 先吹一波虎爹为敬]

【半全员向】你们神仙都是这么谈恋爱的吗

LOF说我有敏感词汇我眼睛都找瞎了硬是找不到啊∠( ᐛ 」∠)_走外链吧

#神仙谈恋爱系列#
#cp众多 注意避雷#
#信白##龙狐##虎凤#
#双冰##露蝉##云亮#
#私设如山 敏感者慎#
#私设真的很多!再次强调!接受不了的求求你不要看!#
为避免称呼问题
白龙→韩信 狐狸→李白
老虎→重言 凤凰→太白
是糖 一发完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点我看神仙谈恋爱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大概是篇任性文 写起来很有意思hhh
眼睛最近做了飞秒 医生叮嘱了要少用眼 所以更文真的是龟速 请大家多多体谅∠( ᐛ 」∠)_

【君明】他们是糖 甜到发慌

RNG!RNG!RNG!
LPL!LPL!LPL!
我们是冠军!!!
好吧我又拖文了

#两人已交往设定#

#一点点卡锅#

#电竞n禁#

是糖 一发完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【1】
“严君泽!我带着奖杯……”
回到基地的史森明拉长了声音叫喊着,刚一推开训练室的门,话语就被一个拥抱给打断。
猝不及防的拥抱让史森明的心跳快了两拍,原本停在半空中的胳膊最终回抱住那人,趴在他肩头傻乎乎的笑道:“我回来啦。”
相思成疾的严君泽在这一刻得到了安抚,蹭了蹭小孩的颈窝,准备做点什么,一声惊叫阻止了他。
“哇——大门口的你们俩能不能注意点,考虑考虑你们刚打完比赛回来身心俱疲的队友啊!”
“不是说回来吃烤肉的吗?为什么是狗粮?小狗你饿了吗?”
从此RNG上中野恩断义绝。
没看见严君泽一脸憋屈的表情,史森明挣开他的怀抱,尴尬的冲着跟在后面的队友傻笑。
“诶,听说我们比赛期间,君泽rank打得很猛啊。”
听到卡萨这句话,史森明突然想起来什么,伸手就抓着严君泽的脸揪:“这些天你都没好好睡觉是不是!”
我没有我不是。但是严君泽还是心虚的避开了史森明的质问。
“啧啧啧,我都看见粉丝喊小明回去好好管教一下君泽了。”
大家都相信史森明回去就可以监督严君泽的作息了,结果是什么呢?那当然就是……
小明被君泽霸霸拉着一起rank了啊。
傻明泽少,深更半夜,激情双排。
“史森明你在干嘛?”
“严君泽你玩不玩游戏?”
等等等,难道剧本不是这两人回房间搂搂抱抱好好睡觉的吗?
目睹了两人明撕暗秀的李元浩端着泡面出了训练室,表示这两人秀得我反胃。

【2】
“你们俩这么早的吗?”刚睡醒的严君泽在训练室里转了一圈,看见了一大清早就在双排的洪浩轩和刘世宇。
“没,我俩一宿没睡。”刚洗劫完对面野区的香锅抬起头调侃道,“你和小明不行啊,刚转钟就去睡了。”
并没有接话。因为泽少觉得,以游戏时间换抱着小明睡一宿这波血赚不亏。
“君泽,你起这么早干嘛?小明也起来了吗?”不小心阵亡的卡萨目光离开屏幕,扫了一圈训练室,并未发现史森明的身影。
“他起了,在洗漱。”顿了一顿,严君泽希望接下来的话不会给两人太大的刺激,“我俩今天出去走走,你们午饭啊晚饭啊就不用给我们留了。”
尽管严君泽已经说的很委婉了,还是让正在和对面厮杀的香锅当即扔下了鼠标键盘,站起身走向了严君泽。
史森明是在基地外找到委屈巴巴蹲着的严君泽的。
“站外面干嘛?喂蚊子吗?”
“锅老师说我站里面会影响他的游戏体验。”
会意了的史森明咧嘴一笑,把严君泽拉了起来:“其实锅老师也可以跟卡萨去约会的嘛。”
锅老师是要面子的人大家都懂的。严君泽递给史森明一个眼神,被小家伙拽着站了起来,顺势牵过对方的手:“所以今天从哪里开始呢?”
“从你心里开始吧。”刚学会说土味情话的史森明毫不羞涩的脱口而出,看着对方被打直球后一愣一愣的,得意的牵着人往前走,“随便啦随便啦,只要和你在一起,哪都好啊。”
“小明,你还是,少看点这类东西吧……”有点承受不来,严君泽被拖着往前走了几步。
“啊?我真没看多少,刚才那句话是真心的哦。”回过头天真烂漫的看着人,史森明笑得人畜无害。
对今天满怀期待的泽少暴毙在去往和史森明约会的路上。

【3】
“严君泽你到底爱不爱我?”
听到这问题的泽少手一抖,两人同时夹住的最后一块烤肉就落入了史森明的筷子中。
虽然痛失烤肉,严君泽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史森明讨论一下这个问题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明啊,这俩根本不是一回事,你这问题超纲了。”
夹到烤肉的史森明晃了晃筷子,理直气壮的回答:“不不不,一块烤肉就能看出真情,很明显我爱你比你爱我多。”
说着史森明就把烤肉放到了严君泽的盘子中。
眉毛一挑,注视着盘中的烤肉,严君泽拿起筷子,轻哼一声:“天真。”
筷子尖的烤肉被严君泽夹起,然后送到了张着嘴傻笑的史森明嘴中。
被反将一军的史森明惊吓的捂上嘴,吞下那块猝不及防回到自己这的烤肉,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抱怨:“严君泽你犯规了!”
端着盘子站在一旁的服务生表示不想上菜并踹翻这碗狗粮。

【4】
在外面疯了一天的两个人待街上灯火阑珊时才慢慢往基地的方向走。
被牵着的史森明慢吞吞的跟在严君泽身后,走了几步停了下来,甩了甩严君泽的手:“君泽,我走累了。”
回头瞥着一脸委屈的小辅助,上单爸爸有点头疼,轻叹一口气,还是慢慢蹲下身,声音里满满的无奈:“上来吧。”
“嘿嘿。”撒娇得逞的史森明乐呵呵的趴上那宽厚的肩膀,脑袋搁在人颈窝处蹭着,“一直背回基地哦,别把我摔了。”
“不敢不敢。”严君泽背着史森明稳稳的站起身,向基地的方向迈步。
“君泽,拿冠军的时候你有在看吗?”
“当然,看着我的明神戴着奖牌骄傲得不行。”
“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吗?”
“在想什么?”
“想你。”
原以为当时的史森明心中定是满心欢喜,却不想这样重要的时刻自己能占据他大脑的一席之地。严君泽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,尾音里的笑意隐藏不住:“说说看,怎么想?”
“领奖的时候你不在身边,想你;采访的时候你不在身边,想你;并肩作战时你不在身边,想你……打洲际赛的期间,没有哪一天不在想你。”
小孩一向是没心没肺的开心,官博发的图上也傻得依旧,原来,他也这般想念的紧。
“我也是。”严君泽的声音略微颤抖,曾闷在心里的思念溢出胸膛,蔓延四肢百骸,完全暴露出来。
“君泽,我们以后会一起拿很多个冠军,对不对?”
“一定。”
抵达基地门口,史森明从严君泽的背上下来,跑到人正面跳起来就给了对方一个熊抱。
稳稳当当的接住小辅助,严君泽整个怀抱里都是那副柔软的身躯。
“君泽,我真的好喜欢你!”
“我也是。”不善于表达感情,却也想说给他听,严君泽用力拥抱着怀里的人,想将这份喜欢传递出去。
不知道抱了多久,严君泽放下了史森明,两人正准备进门,转头看见呆愣在正门口的李元浩和戴志春。
“突然就饱了,宵夜还是算了吧。”
“琪琪,回去睡觉吧,大半夜出门眼睛会瞎掉的。”

THE END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会不会太傻白甜了一点∠( ᐛ 」∠)_
被君明支配的RNG全员哈哈哈哈哈哈

【信白】说好的装B的都是Omega呢

#清水ABO##刑警paro#
#好吧可能有点肉渣#
#流水账的警局日常#
#红酒Alpha信x可乐Omega白#
#私设如山 敏感者慎#
是糖 一发完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【1】
因强劲的实力,花木兰被调动到了边远地区的警署去增援了,于是李白所在的这一队队长的位置便空了出来。
按理来说,队长一职本该由副队李白来继承的,可上头说要另派一人来当队长。
“小白啊,你们队长刚调过来人生地不熟的,你多关照关照。”
“明白。”李白表面微笑应声,内心却是不服气的,好歹他任职副队也有些年头了,怎么就被一初来乍到的给比下去了,他倒要看看这人什么来头。
一头张扬的火红头发,被扎成马尾高高束起。李白微眯了眯眼,目光上下游走,细细打量着踏入局长办公室的人。
这杀马特造型真的不会破坏人民警察的形象吗?局长你清醒一点。
“小白,这就是你们的新队长。”局长朝门口招了招手,示意那人到跟前来,“你自己介绍一下吧。”
那人不紧不慢的走上前,同局长打过招呼后,侧身面向李白,嘴角是恰到好处的微笑:“你好,我叫韩信,以后有很多地方还请你多加关照。”
瞥了一眼那人,李白应付似的点了点头,漫不经心道:“李白。”
等局长将事情交代完毕,两人并肩走出了办公室。
“李白。我听过你的名字。”韩信侧目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,回忆自己曾看过的资料,“当年是以警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,担任重案组副队一职,出勤警员中唯一的Omega。”
也许是自己的错觉,但李白总觉得对方加重了后面一词的读音,挑眉不屑道:“怎么?瞧不起Omega?咱俩要不试试身手?”
看着李白刺猬一样的反应,韩信只是轻笑一声:“不敢不敢。花队可不止一次跟我提过这只Omega超凶。”
抬手看了看表,韩信轻轻拍了拍身边人的发顶:“我还要跟别组的队长打声招呼,一会儿再去跟重案组的大家问好。”
刚感受到那人的手掌触碰到自己的头发,李白就偏头躲开了,退后两步有些警惕的瞪着对方。
韩信也不尴尬,自然的将手伸入口袋,有点无奈的笑道:“别太敏感了,按理来说我们两个该处好关系才是。”
目送那人离开走廊,李白有点头大。
这人肯定不是省油的灯。

【2】
“小白,有新案子。”
刚回到重案组,张良就将一摞文件递到自己面前,李白刚准备接过,有一只手比自己快了一步。
偏过头就看见韩信拿过了文件,粗略翻了一下,抬脚就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,朗声下达命令:“召集全组人员开会。”
还真不把自己当新来的?
看着韩信熟门熟路的样子,李白又莫名窝了一肚子火,发现张良追随对方背影的眼神,李白轻叹口气,介绍:“刚才那位就是新队长,韩……”
“姓韩名信,字重言。”不等李白说完,张良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,示意李白也该去准备开会了。
愣了一下,李白想起张良身为后勤人员应该早就了解了这些,便也没有多说话,拿上东西去了会议室。
“目标总部地形复杂,我们需要从不同位置潜入,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
“分散潜入会容易些,我建议两人组队,赵云和裴擒虎可以分别领一队。”
“后勤工作是谁负责?”
“由我和孔明负责,公孙离和明世隐会从旁协助。”
“时间呢?”
“根据准备情况来看,若想万无一失,我们最好再花三天筹备一下。”
会议室里一屋子人,从头到尾却只有韩信和张良两个人的声音,李白安静如鸡,看着这两人说相声般一唱一和,好不默契。
“对了,鉴于小白是Omega,我建议韩队带上他。”
“准了。”
等等等,就这么把我安排了?一直插不上话的李白觉得有必要展现副队的威严了,一拍桌子站起身反抗:“我不同意,为什么我要跟他一组,我可以单独领一队的。”
“白副该服从组织安排啊。”韩信挑眉看着李白,眼睛里是不明意味的笑意,“乖。”
被当众调戏的李白一时憋红了脸说不出话,向张良投去求助的眼神。
然而张良只是扶了一下眼镜,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。
敢情这两人联手了?李白觉得自己副队的地位岌岌可危。

【3】
午饭时间,李白和诸葛亮坐一起聊了聊案件。
“太白,你跟韩队一组,真的没问题吗?”想起前些天张良交代自己的事,诸葛亮有点放心不下。
“有什么问题?那两人不都已经把我安排的明明白白了吗?”一想到要跟韩信一起行动,李白闷闷不乐的扒了几口饭,“如果你是担心发情期的问题,那就没必要了。我会备好抑制剂的,再说了,要是真发情了,韩信那B还能标记我不成?”
“B?”准确抓住重点的诸葛亮重复了一遍,大脑迅速分析李白的意思,想要确认他不是在骂人,“韩队是Beta?”
点点头,李白见诸葛亮一脸疑惑的模样,奇怪:“怎么?你担心我打不过他?”
“不是,只是我记得子房前辈跟我讲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诸葛亮陷入沉思。
“子房说什么了?”倒也没有多好奇张良同诸葛亮讲过什么,李白伸手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,“韩信自己跟我说他是Beta,对信息素不敏感的。你放心,他要敢对我动手动脚我肯定把他捶成尸体。”
“韩队自己说的?”思绪被李白的话拉了回来,诸葛亮挑眉像是明白了些什么,掩嘴轻笑,“那我便等着你带韩队的尸首回来了。”

【4】
“太白,子龙那边已经抓到首领了,你跟韩队可以撤退了。”
耳麦里传来诸葛亮的声音,李白回应之后,叫住了在前面探路的韩信。
因为爆炸的缘故,李白他们现在处在一片废墟中,视线昏暗,难以找到出路。
韩信小心翼翼的回到李白身边,同他讲自己刚刚打探的情况:“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炸药没炸干净,我们最好原路返回吧。”
“韩信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李白不自觉地捏紧拳头,祈盼自己听到的是幻觉。
待两人都不说话后,寂静的废墟中,倒计时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。
“定时炸弹?”近乎是用气说出来的话,李白的唇有些抖,尽管看不清韩信的表情,却还是望着他,等着他的确认。
“离这里很近。”呼吸都变轻了,韩信强迫着自己保持冷静,视觉被剥夺,反而让韩信能够判断炸弹的方位。
李白的呼吸倒是有点紊乱,韩信以为他在害怕,便牵过他的手,放轻声音:“李白,跟着我跑,相信我,我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跟随着韩信的步伐,李白同他一起,借着微弱的月光,不知往那个方向跑去。
韩信听着加重声音的倒计时,深吸一口气,然后吐出,在最后“嘀嘀”两声响起之时,大喊着:“卧倒!”
“砰——”
并不算是很大的声响,却将两人刚才所站的位置炸得浓烟滚滚。
所幸两人都只受了点擦伤,松了一口气的韩信正准备拉李白起来,一股浓浓的可乐味钻入了自己的鼻子。
太过浓烈的味道充盈着整个鼻腔,韩信有种被泡在碳酸饮料里的感觉。
掩上鼻子,并不是因为厌恶,而是因为这味道对韩信来说太过诱人,有些致命。
跪坐在地上的人越发急促的喘息让韩信惊醒,这才明白这股味道从何而来。
蹲下身,韩信扶上李白的肩膀,能感觉到对方剧烈的颤抖:“李白,你……发情了?”
声音的沙哑让自己都吓了一跳,无需李白回答,从下身涌上来的热流就让韩信确认了答案。
浑身紧绷的肌肉还有下身有抬头趋势的欲望,都证明了韩信对眼前发情的Omega作出了最诚实的反应。
“刚才搜查过的房间……里面点的香,有问题。”大口喘息着,李白脑袋搁在韩信肩上寻个依靠,手胡乱的解开衣领,任稍冷的空气扑上微微发烫的肌肤,想要让身体里的燥热得到些许安慰。
有点口干舌燥,韩信舔了舔嘴唇,做了个深呼吸,原本是想压抑住那股欲火,然而适得其反,那火越烧越旺。
可乐味冒着泡泡般肆意弥漫,侵占了自己的全部理智,由不得韩信拒绝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微不可闻的道歉声不带任何的歉意,将李白搂住,一手抚着对方的后脑,韩信张嘴露出虎牙,接近对方干净白皙的后颈。
先是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腺体,如同打针前酒精的消毒,下一秒,尖利的虎牙刺入了本是完好的肌肤,嘴唇含住吮吸。
“啊……韩信你……”后颈传来的刺痛让本是昏昏沉沉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,却无力挣扎,李白只能趴在对方肩头抱怨,“你个B你骗我……”
可乐味逐渐被醇香的红酒味给替代,这般强势不容人抵抗的信息素绝不该是一个Beta所有的。
躁动的欲火被安抚,李白的情况也渐渐稳定下来,却还是不满的呜咽着:“韩重言我跟你没完,你个狗B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唇在对方的眉眼间流连,韩信轻柔的话语尽数进到李白的耳中:“那就一辈子都别放过我了。”

【5】
当李白被公主抱回总部,浑身上下还都是韩信的信息素的味道时,其他同事都是“哇塞好劲爆”的表情,张良却是一副早已了然的模样。
“小白第一次发情期应该会持续些时日,我会帮你们跟局长请假的。”
张·全警局第一助攻·韩信最好的发小·良得到了韩信请自己一个星期的饭的承诺。
“你跟张子房是发小?”早就被完全标记了的李白此刻正躺在床上,听着韩信跟自己讲他从前的事,“原来你俩早就设计好了!还有……”坐起身来,李白凑近韩信的脸质问,“你为什么要装B?”
“你一个O我担心你会对身为A的我敬而远之嘛,就喷了点信息素阻隔剂,各种意义上装个B。”韩信完全不带心虚的,反而死皮懒脸似的一笑,“这样才好把你骗到手嘛。”
“我很好骗?”李白炸了,伸手揪着韩信的脸,“我告诉你再来一次我绝对离你远远的。”
“不管怎样,最后你还是要上钩的。”半坐起身,韩信从后方将气呼呼的李白揽入怀中,搂着对方的腰身,鼻尖轻蹭着对方的肩窝,留下一串吻痕。
觉得脖颈处有点痒,李白不禁被逗笑了,反手揉着那人的头发,颇有些骄傲的意味:“先上钩的不应该是你吗?不知道是谁刚入警校时就喜欢上我了哦?”
“是我是我。”宠溺又无奈的语气,韩信将对方的脑袋偏了过来,在那人的唇瓣上落下一吻,片刻即分离,“太白,我陪你度过了发情期,你是不是也该帮我点忙啊?”
看着那人嘴角扬起两人初见时的笑意,李白突然又觉得头大了。
“喂?子房啊,再帮我跟局长请一个星期的假吧,韩信他易感期到了。”

THE END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呜呜呜舍不得虐 傻白甜使我快乐
我脑洞超贫乏的 好希望能有小天使点梗∠( ᐛ 」∠)_

【君明】互相吃醋以示爱意

前些天在准备面试 才把RNG打IG的比赛看完
恭喜RNG!第二把小明的下路一血and第三把君泽霸霸的石头人逼着我给他们码字啊啊啊啊啊
第一次写君明 只是想甜 有bug请多包含
时间线在RNG跟IG的比赛之后
两人已交往设定 勿上升
是糖 一发完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严君泽最近有点烦躁。
按理来说赢了比赛本应该是高兴的,然而回头看比赛视频,听到小明一句“我的ADC你们都不要动”,还有赛后采访,卡萨表示“狗妃面试失败”后,满屏“正宫是小明”“明后地位不可动摇”的弹幕刷过,有什么酸不溜秋的东西在心里发酵了。
严君泽觉得那玩意儿应该叫醋。
当然,闷骚的上单霸霸是不会直接在自家小孩面前表现出来的。
他只不过是在rank中自家辅助下路疯狂喊君泽霸霸救命的时候没有tp过去;只不过是准备开游戏时没有习惯性拉上自家辅助;只不过是在自家小孩坐旁边看自己rank时装作他不存在的样子……
故作冷漠不想搭理人,其实严君泽浑身都散发着“我醋了,史森明快来哄我”的气场。
终于,在某一次严君泽坐床上玩手机,任史森明趴他身上怎么折腾都没反应时,史森明揪着他衣服,有些凶巴巴的问道:“严君泽,你是不是在生气?”
什么?吃醋的人不是我吗?为什么你比我还凶?
“没有啊。”
语气听起来不咸不淡,史森明微眯了眯眼,打量着压根没在认真看手机的严君泽。
写作高冷,读作傲娇。史森明专治各种口嫌体正直。
“严君泽你不理我,我咬死你这个逼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史森明一手翻起严君泽的刘海,张嘴就咬上了对方的额头。
“死小孩你还上嘴了?”手机因为惊吓当即脱离了手掌,严君泽转身将罪魁祸首压在了床板上。
看起来瘦弱的身躯让严君泽一只手就给制伏,另一只手摸了摸额上的牙印,严君泽轻声嘶了一下:“下口还真狠,要是破相了怎么办?”
“破相了最好,看以后还有谁喊你上单老公,略略略……”
原本还想说这小孩不讲道理,这话一听倒是让严君泽本来因醋意而混乱的大脑突然就冷静了下来。
“小明……”严君泽故意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,轻声笑道,“你醋味比我还浓啊。”
史森明掰开严君泽的手,挣扎着坐了起来,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:“是谁打比赛时还对着镜头耍帅?”
好了,这小孩开始无理取闹了。严君泽无奈:“是我。”
“是谁这几天一直摆脸色给我看?”
“是我。”
“是谁在我醋了的时候都不知道来哄我?”
“是我是我。”轻叹一口气,严君泽将气鼓鼓的人往怀里一捞,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,“那么明神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吗?”
趴在对方肩头的史森明毛还没有被顺好,两只手扯开对方的衣领,张嘴又咬上了严君泽的脖颈。
这口咬的倒是不疼,但小家伙肯定还在生气。严君泽没辙了,抚着史森明的背,好言好语又很是无奈道:“小明,别闹了。”
听着那人的语气,史森明松了口,将脑袋搁在对方肩头闷闷不乐道:“你的石头人都知道要给对面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,却不知道要来亲亲抱抱我。”
敢情这小家伙醋都吃到这来了。严君泽想起了推水晶前,自己石头人闪现一捶四送对面上天的情形。
败了败了。深吸一口气,均匀吐出,严君泽将怀里人松开,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,看着眼前一脸委屈的小辅助,有点想笑。
下一秒,严君泽嘴角的笑意就印在了史森明的唇上。
唇瓣相贴,没有过多的深入,浅尝辄止后即分离。
趁对方还在发愣的空档,严君泽再次将小辅助搂紧,抱住对方站起身,踩在床上转了几个圈圈。
“来,亲亲抱抱举高高。”
回应他的,是怀里人抱住他腰身收紧的手臂。

THE END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傻白甜使我快乐
一个短打送给最爱的上辅♡
第三场比赛22分17秒开始 有君泽霸霸的盛世美颜 maye这个角度绝妙 导播加鸡腿